您的位置: 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顾野王
地址:苏州高新区长江路青成大厦6012室
邮箱:1924845606@qq.com

行业新闻

【觅诗记】​顾野王:长歌挑碧玉,罗尘笑洛妃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21/6/7 10:37:00 人气:158

按照《陈书》上的记载,顾野王自小就是个天才:“野王幼好学。七岁,读《五经》,略知大旨。九岁能属文,尝制《日赋》,领军朱异见而奇之。年十二,随父之建安,撰《建安地记》二篇。长而遍观经史,精记默识,天文地理、蓍龟占候、虫篆奇字,无所不通。”他7岁就能读《五经》,9岁就能写出漂亮的文章,而后他对古文字有了特别的偏好。除此之外,他在绘画方面也极有才能:“野王又好丹青,善图写,王于东府起斋,乃令野王画古贤,命王褒书赞,时人称为二绝。”

顾野王的诗留下来不多,至今能看到的诗赋大约有十几首,而他所作的三首《艳歌行》则较有名气。明代藏书家徐..最欣赏此诗中的“罗尘笑洛妃”,他说这句诗“新奇可爱”(《徐氏笔精》卷二)。顾野王的这句诗出典于曹植的《洛神赋》:

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。
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

而“罗尘”之意按照《五臣注文选》吕向的说法则为:“微步,轻步也。步于水波之上,如尘生也。”看来,顾野王用这句诗来形容美女的步履轻盈。而清代的王夫之则更喜欢顾野王的《芳树》:

上林通建章,杂树遍林芳。
日影桃蹊色,风吹梅迳香。
幽山桂叶落,驰道柳条长。
折荣疑路远,用表莫相忘。

王在《古诗选评》卷六中称赞该诗“炼格完美”。


《尔雅》顾野王序言,清道光甘泉黄氏刻《汉学堂丛书》本

顾野王还有四首赋流传了下来,这四篇赋都收录在《初学记》中。有意思的是,他所作的赋篇幅都短,比如《筝赋》的全文为:

调宫商于促柱,转妙音于繁弦。
既留心于别鹤,亦含情于采莲。
始掩抑于纨扇,时怡畅于升天。

也很有一种可能,《初学记》所录只是节选,但原文是如何,就难以知道了。

而顾野王所作的《笙赋》则字数更少:

声流洛渚,器重汾阳。
协歌钟于宿夕,咏月扇于绕梁。
同离鸿于流徵,会别鹤于清商。

相比较而方,他所作的《舞影赋》已经是其流传至今最长的篇幅了:

耀金波兮绣户,列银烛兮兰房;
出妙舞于仙殿,唱雅韵于清商。
顿珠履于琼簟,影娇态于雕梁;
图长袖于粉壁,写纤腰于华堂。
萦纡双转,芬馥一房;
类只鸾于合镜,似双鸳之共翔。
愁冬宵之尚短,欣此乐之方长。

余外他还有几篇文章流传至今,但对后世影响最大者莫过于他的名作《玉篇》了。《玉篇》不是诗作,而是一部字典,有人将此书称之为“中国汉语文字史上第一部楷书字典”,也有人说这是“中国第一部按照部首分门别类的字典”。不管是哪一种,都可看出顾野王对中国文字学的贡献。


日本藏《玉篇》唐写本,民国五至六年上虞罗氏影印本

然而《玉篇》到了唐代,有位叫孙强的人给此书增加了一些字数。到了宋代,陈彭年、吴锐、邱雍又对《玉篇》进行了重新修订。顾野王的原本后来在国内失传了,而日本却保存着初唐的写本,黎庶昌和杨守敬在日本时见到了这个唐写本,而后将其刻进了《古逸丛书》中。此本甚佳,虽然是残卷,但里面却有一些顾野王的按语,日本森立之在《经籍访古志》卷二中称:“此本远在唐孙强增字以前,野王按语与慧琳经音、《弘决外典钞》等所引合,非宋本所可比肩也。”而黎庶昌在《书原本玉篇后》中,也认定这个残本才是真正的顾野王原作:“予观其(指日本柏木探古旧藏古写本《玉篇》)翔实,内多野王案云云,真乃顾氏原帙也。”

中土流传的《玉篇》名为《大广益会玉篇》,这就是唐孙强的增字本,宋王应麟在《玉海》中称:“唐上元元年甲戌四月十三日,孙强增字,旧一十五万八千六百四十一字,新五万一千一百二十九言。”而后《玉海》中又谈到了宋代的重修:“至宋,祥符六年九月,学士陈彭年、校理吴锐、真集贤院邱雍上准诏校定《玉篇》三十卷。”由此可知,《大广益会玉篇》已经失去了当年顾野王原作的面貌,故而朱彝尊在《重刊玉篇序中》感叹到:“于是广益者众,而《玉篇》已非顾氏之旧也。”

顾野王墓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致能大道106号(近石湖华城),苏州职业大学校内。早上7点多,江澄波老先生给我打电话,说他前来宾馆找我,却未能找到。因为昨晚他告诉我顾之逵小读书堆的旧址是33号,今天实地看了一下是31号,故特意来告诉我,老先生如此认真,很让我感动。我感谢之余,跟老先生讲,这个地点我还没去探访过,他现在告诉我新址,没让我跑冤枉路,我感谢了他的及时告知。


远远看到了雕像


原来是范成大

早餐还没吃完,马骥先生已经到了门口,他说今天工作不忙,特意陪我出外寻访一程。驱车到郊外,前往寻找顾野王墓。资料记载顾墓在石湖南下舟村,然此地几经开发,已没有了任何村落。一路打听,路边一位妇女告诉回驶不远有一位古人雕像,按其所指前往观之,在新修的一片广场站立着一位古人的铜像,旁边的说明牌写着这位古人是范成大。范先生虽然也是我的寻访对象之一,但今天的目标却不是他。


这位才是顾野王

继续打问,路过苏州职业大学,在门口向保安打问,他说校园内倒是有座古坟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对象。既然来到了门口,那总要进内一看究竟。保安同意我二人进校内了解情况。正赶上课间,向学生们打听顾野王墓所在,他们立即就说出了前往的路径。看来顾野王墓果真在校区内,这个结果让我二人倍感惊喜。


像座上有他的生平介绍

沿其所指在校园西看到了立着的雕像,穿过小木桥近前观之,果真是顾野王,而雕像后面的台地上即是顾野王墓。拾阶而上,墓上有大大小小五块铁红色的石头,传说这是陨石,因此顾坟又称落星坟,然而我看这几块石头棱角分明,而陨石经过高温烧灼,绝不可能是这种模样,但不去管他,我找的是顾野王墓。墓上种着一棵大腿粗的针松,显然是后补种的,其中一块石头下压着几个腐朽的树根,应当是坟上的原树。


顾野王墓


在这里找到了文保牌

早在我之前的千年,就有人探访过顾野王墓,比如,陈朝的沈炯就写了篇《伤顾野王》:

独酌一尊酒,高咏七哀诗。
何言蒿野别,非复竹林期。
阶荒郑公草,户闃董生帷。
人随暮槿落,客共晚莺悲。
年发两如此,伤心独几时。


芳草萋萋


这等见棱见角,似乎不像陨石

到了明初,大诗人高启也来此拜访了他的墓,而后写了篇《顾野王墓》:

南朝旧碑倒,墓近樵苏道。
应与读书堆,离离总秋草。


墓园的另一侧


远处是楞伽山

再后来,来拜访他墓的大诗人就更多了,清初朱彝尊所作的《鸳鸯湖棹歌》第八十一首,就是咏叹顾野王之墓:

野王台废只空墩,翁子坟荒有墓门。
舍宅尚传裴相国,移家曾住赵工孙。


马骥先生与顾野王合影


美景如画

而今我也跟从这些前贤来朝拜顾野王,竟找到了遗址,这个结果让我倍感愉快。


这个路牌肯定因顾野王而起

今日天气晴朗,马兄指着远处的山说那就是楞迦山,又告诉我楞迦山民是顾大昌而非顾曾寿。我在《书楼寻踪》中将这两个人的生平搞混了,看来马兄是婉转地在指出我书中之误。我感谢他的告知,并劝他将这个发现写出来,因为关于这一条的史料一直在以讹传讹。

下一个:曹毓民丨“吴文化研究:顾野王”主持人语